骚货微信号码|操的骚货欲仙欲死|小骚货要操还要按摩棒
业务邮箱
JJWVOmuz@googlemail.com
第257章戒指重现
第257章戒指重现

文章内容

intro
第257章 戒指重现以前我见到的果儿都是冷冰冰的样子,看她一眼就觉得心里发冷。可没想到现在她竟然变得如此凶残,脸上青筋暴起,好像是一只凶猛的野兽 我突然想起了那天在罗家的地盘看到了果儿和一只猪头怪在一起,难道说,果儿也是和猪头怪是同一类型的野兽 我的脑袋里刚刚冒出这样的一个想法,只见货车前面的果儿不断发出很痛苦的怪叫,身体突然变得肿了起来,好像是充了气一样,而且还在迅速膨着。 我心中大惊,觉得自己可能是乌鸦嘴了,果儿怎么果然变成了一只野兽 刚刚还身材娇小的果儿,顷刻之间,变得比货车还要巨大,身体全都是青色的皮肤,皱皱巴巴的,看起来非常的糙。 更让我感到震撼的是她那张脸,虽然也变成了怪兽的样子,但是我还能隐隐约约看到果儿脸庞的轮廓。 “楚风这可是你我的” 果儿长着血盆大口,嘴里不断向下出绿色黏糊体,非常恶心。 我发现果儿的声音时而是怪兽的嚎叫,时而又变回了她自己娇的声音,还有时候这两种声音一起出现,好像她还没有全部转化为怪兽,声音实在是有些诡异。 楚风背对着我,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他的身体一动不动,让我不以为他还是不动声,十分冷静的样子。 虽说我对楚风现在已经没有好感了,但是他身上的某些品质我还是比较欣赏的。 处事不慌、临危不、自信十足 楚风冷笑道:“你这个小丫头片子竟然也想学习兽族变身真是可笑兽族有什么好的还不是一群乌合之众” 果儿嚎叫道:“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吧” 说完,果儿向着货车就扑了过来,她猛兽的身体张开之后,一下子就把货车给罩住了,像是一块巨大的乌云。 我吓得冷汗都出来了,看这架势,果儿扑到货车上,那货车还不直接就烂了嘛到时候怨灵跑出来了,谁都别想活 就在我心惊胆战的时候,楚风突然狂笑一声,右臂高举,一道紫的光柱冲天而起,直接就打在了果儿的身上。 我原本以为果儿的身体那么巨大,而且皮肤看上去很坚硬,皮糙厚,肯定不怕楚风的攻击。 可没想到,果儿竟然惨叫了一声,直接就被这道紫光柱给打飞了。 楚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虽然楚风上次也凭借着一鬼之力,就敢大闹王罗两家的宴会厅,打死打伤无数鬼魂,威风凛凛。但那也是他依靠戒指的效果啊 难道 果然没错 我瞪圆了眼睛,果然看到楚风高高举起的右手上,戴着那枚戒指 就是遗像老头让我帮忙找的那枚戒指 我脑袋一下子就又了,这是什<死亡货车>么情况 面具大叔不是已经亲口承认戒指就是被他给掉包了吗按理来说,假戒指被我给遗像老头了,那真戒指不是就应该在面具大叔手里吗 现在楚风手里的戒指到底是真是假呢 我皱了皱眉头,既然楚风现在这么厉害,轻轻松松就把兽化的果儿给打飞了,那说明这戒指就是真的没错。 可真戒指怎么又会回到楚风手里了呢 难道是面具大叔给他的 种种疑问憋在心里,真的很难受,但我已经来不及问了,楚风冷冰冰地对我说:“还不快走” 现在果儿已经被楚风给打飞在路边了,肯定不会再阻拦我,这里有楚风看着,估计果儿也不敢把我怎么样。 于是我咬了咬牙,一脚油门踩下去,车就蹿了出去。 开着疾驰的货车,我脑子里又想起了楚风的那张脸,和面具大叔面具下面不让我看的脸。 面具大叔和楚风又有什么关系呢 开过了防洪口,这一路上就没什么阻拦我的鬼魂了,开得非常顺畅。 很快,我赶在四点之前把货车开到了张村货运站。 这一路上我精神紧张,身后一直在冒着冷汗,把货车停稳在张村货运站门口的时候,我摸了摸后背,衣服都已经湿透了。 我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急急忙忙下车找老李头。 我在外面喊了好几声,都没有人回应我,但是老李头屋子里亮着灯,估计是有人在。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上次我来的时候,老李头已经病入膏肓了,而且身上盖的被子,和我爸临终前盖的被子是一模一样的。 现在我爸的事情还没有调查出什么结果,只知道很有可能是和面具大叔有关,别的就一无所知了。 道士和胖子不在我身边,今天又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我真是有些无助了。 老李头和我爸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走进老李头的屋子,发现他还是像上次一样躺着,身上盖着那个红被子。 他看到我来了,嘴巴动了动,声音断断续续地说道:“阿永,你你终于来来了、” 我觉得他好像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便急忙走了过去。 正所谓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现在庄家决定要放弃货车了,所以一直开货车的我要被当作诱饵,去吸引怨灵去攻击千年老鬼。 而老李头也是因为有货车的存在才一直在货运站干下去的,现在货车即将消失,那老李头是不是也失去了利用价值呢 老李头身上一定也有太多的秘密了,而且我没怎么了解,今天正好要借助这个机会多问一问。 “李叔,您的身体好点儿了吗”我走到老李头的床边,发现他的气色还是不太好,脸上都冒着黑光,一看就是到了命不久矣的弥留之际了。 “阿永,你过来,我有话要对你说。”老李头含糊不清地说道。 我急忙把耳朵凑了过去,说道:“李叔您别着急,慢慢说。” “其实这两个月以来,李叔也觉得挺对不住你的,让你把一切都蒙在了鼓里,稀里糊涂的感觉不好受吧”老李头叹了一口气“其实我也不愿意啊李叔看你小子真是不错,但李叔实在是有苦难说,希望你不要怪李叔啊”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